Phone

+123-456-7890

Email

mail@domain.com

Opening Hours

Mon - Fri: 7AM - 7PM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传播速度之快,感染范围之广,防控难度之大是二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也是上千年来人类与病毒抗争史上十分罕见的。这是在非传统安全领域人类与病毒的一场世界大战。这场战争将持续多久?其世界经济、政治、安全后果如何?将给世界格局和秩序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众说纷纭。

一是这次疫情可能持续的时间和严重程度。这应该是最重要的条件。这场疫情越严重,持续时间越长,对世界经济、政治、安全的影响就越大,反之影响就是有限的。而这又取决于疫苗和药物的研发速度,以及新冠病毒的溯源和变异情况。当前,国际关系学界任何有关疫情对世界影响的判断都还只是建立在某种假设基础上,需要时间来检验。

二是对人类与病毒抗争历史的深入考察。尽管今天的国际社会与过去相比已有了质的变化,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但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表明,人类与病毒的斗争永无止境,某种意义上讲,人类从来没有真正战胜过病毒。历史上,大的疫病对一个国家和世界的影响确实很大。有学者认为,疫情大流行曾经改变了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但也有学者认为,疫情大流行加速或迟滞了历史发展,而不是重塑历史。

三是基于对现实背景的分析。新冠疫情是人类正在经历的一场巨大危机,但与历史上历次疫情的时代背景不同。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全球化与和平发展的时代。全球化与和平发展给人类带来巨大红利,也带来巨大风险。人类自身的脆弱性更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常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结果,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

法国自6月2日起进入疫情解封第二阶段,全国餐馆、咖啡馆、酒吧等恢复营业。图为人们在巴黎埃菲尔铁塔附近游览。(欧新社)

从以上三个前提条件出发来看,判断这场疫情是否改变世界或怎样改变世界都还为时过早。而科学理性地看待疫情影响十分重要,需从不同的维度出发客观地加以分析。

第一,从疫情持续的时间看,假设新冠疫情与人类长期伴随,且病毒不断变异,疫苗的保护作用有限,有效药物迟迟不出,那么,这次疫情将带来巨大灾难,将根本性改变世界,改变历史。当然,这种前景的可能性有多大?恐怕单靠国际关系学者无法解答,而有赖于医学专家的判断。

第二,从疫情目前已知的状况看,一是这次疫情对主要经济体的打击确实很大,世界经济衰退恐怕已成定局,但是否堪比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大萧条,现在还难说。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要国家的抗疫效果与国际合作。二是经济全球化严重倒退,这已成定局,但是否因此而寿终正寝,恐怕不一定。历史终将证明,人类只有走全球化道路,才能共享繁荣。三是中美关系持续下滑的趋势难以遏制,对抗和冲突的危险明显升级,其根本原因是美国一些政客执意将中美关系推向对抗,导致中美关系恶化。

第三,从疫情结束后的可能趋势看,一是美国是否真的会衰落?“和平学之父”、挪威政治学者约翰·加尔通2009年出版《美帝国的崩溃》一书,预言美国将于2020年崩溃。冷战结束后,美国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富活力的经济扩张期,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然而,新冠疫情暴发致使180多万美国人感染,超过10万人死亡(截至6月2日)。美股4次熔断,结束长达10多年的牛市,美国失业率节节攀升,经济遭受重创。2020年真的是美国的崩溃之年吗?目前还难以确定,但美国走向衰落是大势所趋。二是世界格局是否真的会重塑?疫情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入加速期。世界主要大国在抗疫中的国内和国际表现,以及疫后经济恢复的效果将直接决定其新的国际地位,由此带动地区和世界经济、政治以及国际安全格局发生新的变化。世界秩序和格局是否将由西方引领转向由东方带动?这主要取决于疫后国际力量对比发生的最新变化。三是全球治理体系是否真的会改革或重建?近年来,改革和重建全球治理体系,提升全球治理能力的呼声日益高涨。但总体来看收效甚微。究其根源,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是最大阻力,“美国优先”是最大障碍。疫后围绕这一问题的国际斗争将会十分激烈,改革和重建迫在眉睫,但任重而道远。

第四,从疫情可能带来的次生灾害看,这次疫情造成了各国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发展模式、价值理念、种族、文化等方面严重的对立和冲突,将长期损害国家之间的信任关系,严重制约国家之间的制度性合作。今后,世界面临的风险不仅来自非传统安全领域,也来自传统的军事领域,即战争风险。

第五,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变化看,一是疫情的蔓延使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疫情凸显这一理念具有远见卓识和思想价值。中国作为倡议者和主要推动者,肩负着重大使命,也将由此赢得世界多数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广泛理解、支持和尊重,中国的国际地位将获得新的跃升。二是中国的抗疫成功凸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以及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随着疫后中国经济恢复和全球产业链重建,中国的影响力会进一步提升。三是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更加错综复杂,挑战更多。目前,随着疫情继续蔓延,美国等一些国家的政客掀起新一轮浪潮,将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标签化”,对中国“污名化”,也像病毒一样不断扩散。在美国11月大选即将到来之际,随着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白热化,围绕中国议题的炒作会变本加厉,会继续毒化世界舆论氛围。

总之,疫情过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更加复杂,世界经济、政治、安全形势中的不确定因素会更多,我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会更大。对此,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作者为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教授、技术少将)

Recommended Article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